首頁 > 新聞 > 船界人物 > 正文

謝作民:“習書記救活了馬尾船廠”

2019-06-21 13:54:23
來源:學習時報 編輯: 國際船舶網 我有話要說

采訪對象:謝作民,1944年7月生,福建福鼎人。曾任原寧德地區寧德市委書記,后任福建省船舶工業集團公司總經理、黨委書記。

采 訪 組:田玉玨 路也 李政

采訪日期:2017年8月28日

采訪地點:福州市芳沁園

采訪組:謝總您好!我們知道,習近平同志是1988年到寧德任地委書記的。當時您就在寧德工作,請您談談當時的情況。

謝作民:好的。習書記是1988年6月到寧德工作的。當時寧德的經濟狀況很差,不通高速公路,更沒有鐵路,從寧德到福州乘汽車要走4個小時。整個地區貧困面很大,干部群眾的思想又很保守,農業發展都很困難,更別提上什么工業項目了。可以說,習書記到寧德上任,寧德的干部群眾對他是寄予很大期望的,大家都以為年輕有為的習書記一定能燒起“三把火”。可他到了寧德以后,并沒說什么“豪言壯語”,而是很快到各個縣跑了一圈,對寧德整體面貌作了深入了解。困難比他想象得更大一些,他認為既不能給干部群眾潑冷水,還要解決群眾的實際困難,所以他提出了一個總體思路,就是“滴水穿石”。我們當時以為“滴水穿石”是不要急、慢慢來,其實不是這個意思。我們慢慢悟到,“滴水穿石”是建立在閩東當時實際情況基礎上提出來的客觀而深遠的發展思路。就像習書記當年說的那樣,寧德這樣一個“老、少、邊、島、窮”地區,談經濟發展,必然受到歷史條件、自然環境、地理因素等各方面的制約,沒有什么捷徑可走,不可能一夜之間就發生巨變。要擺脫貧困,就要靠一種持之以恒的態度,一種敢字當頭、義無反顧的精神,一任接著一任干,任任干給人民看。有的工作可能要做七八年、十來年,甚至更長的時間,但沒關系,只要我們目標一致,矢志不移,日復一日地干下去,就一定能夠創造出奇跡。不管是習書記后來提出的“四下基層”也好,還是整治干部違規建房、倡導“為官一任,造福一方”也好,都是希望我們寧德的各級干部摒棄不良的價值觀和作風習氣,擰成一股繩,為了閩東經濟振興和發展,為了“弱鳥”得以“先飛”,發揚不怕吃苦、不怕困難的精神,創造出一個“滴水穿石”的奇跡來。我認為,這種思想是習書記到寧德工作期間一個很重要的理論創新,也很大程度影響了他之后的從政經歷。我總覺得,他對寧德、對閩東大地有一種特殊的情分,這是一個很重要的因素。

采訪組:那么,他在寧德任職期間,給寧德干部群眾留下了怎樣的印象?

謝作民:前面我提到了一點,習書記在寧德扎根基層,深入群眾,這種客觀務實、真抓實干的工作作風,是他留給我們的最為深刻的印象。除此之外,還有一些事情,讓我們感觸很深。

習書記當時是寧德的“父母官”,但他從不搞特殊,坐的汽車是用前任書記的,司機也是用前任書記的,住的房子里只有電風扇,下鄉走山路也都是自己拄一根拐杖,路再難走,都要走到群眾中去,走進老百姓家里。

還有一個,就是使用干部堅持五湖四海的原則,走群眾路線,堅持公正公道。大概是1990年初,寧德地區搞干部民主測評推薦。經過推薦、民主測評等幾個程序,準備安排我到寧德市(注:當時的寧德地區寧德市,即現在的寧德市蕉城區)當書記。他親自來考核我,聽了我的匯報,又了解了大家對我的評價,覺得很滿意。他對我說,做干部要德才兼備,但更重要的是德。你們為官一任,就是要重視品德修養,帶領一方百姓過上好日子。他的話我一直銘記于心,我后來在使用干部上也沿用他的這個標準,重能力更重品德,而不是像一些人所說的“誰和領導靠近就提拔誰,誰不靠近就不提拔誰;誰送東西就提拔誰,誰不送東西就不提拔誰”。

采訪組:習近平同志1990年離開寧德到福州任市委書記,在推動閩東經濟發展上仍然盡心盡力。您了解這方面情況嗎?

謝作民:的確。習書記到福州以后,仍然念念不忘閩東。這一方面是因為閩東人民的熱情、淳樸給習書記留下了不可磨滅的印象,但我認為更重要的,是他有著一顆不改變貧困地區面貌誓不罷休的執著初心。

習書記非常重視區域經濟聯合與協作,我記得是1992年,福州市正在搞舊城改造,習書記通過秘書打電話給我,要我們帶人去福州學習舊城改造的經驗,回到寧德以后加以借鑒運用。當時,我就帶了我們寧德小市的副市長和有關部門負責同志一起到福州去學習。他親自打電話給福州市鼓樓區、臺江區的負責同志,請他們向我們介紹情況和經驗。我們學習回來后,按照福州的方法開始搞舊城改造。1994年他專程回到寧德,了解寧德地區經濟社會發展的最新情況,實地調研寧德小市小東門的舊城改造工作,還察看了群眾安置點,感到非常滿意。他還促成了寧德小市和福州福清市、馬尾區結對子,發揮各自優勢,協作發展,共同進步。雙方定期互派干部交流鍛煉,我們的同志在福清工作期間學到了很多經驗,對于反哺寧德小市的發展起到了積極作用。我們深深感到,習書記對閩東懷有深厚的感情。這種感情,決不是對他曾經工作過的地方的一種“特殊關照”,而是為了幫助廣大閩東群眾擺脫貧困的一種拳拳之情。

采訪組:福建是沿海省份,船舶工業是福建的支柱產業。您后來離開寧德,出任省船舶工業集團公司總經理。請您談談當時船舶集團的情況,以及習近平同志對福建船舶工業的關心。

謝作民:我1996年4月從寧德到省船舶工業集團公司(以下簡稱“船舶集團”)工作,那時候習書記已經升任省委副書記。他對船舶集團的發展非常關心,而且起到了巨大的推動作用。

當時,省船舶集團旗下有三大骨干造船企業,就是馬尾船廠、東南船廠、廈門船廠。這三家船廠都是國家船舶出口基地重點企業,馬尾船廠更是歷史悠久,1866年清政府重臣左宗棠在馬尾創辦福建船政局,在中國近代工業近乎空白的土地上,建船廠、造兵船、辦學堂,成為遠東最大的造船基地。可以說,一個馬尾船廠的歷史,就是中國近代工業跌宕起伏的歷史縮影。

我到省船舶集團任職時,船舶工業已經出現了步履維艱的狀況,船市不景氣,干部職工思想不穩定,再加上馬尾等三家船廠設備陳舊,沒有資金進行設備更新和技術升級,在國內造船行業中的地位越來越落后,出現了沒落的危機。

那時候船舶工業競爭非常激烈,全國像馬尾這樣的船廠至少有幾十家。馬尾船廠雖然是百年老廠,但福建作為戰備前線,長期沒有資金投入,很快就被一些船廠趕上和超過了。當時馬尾船廠已經資不抵債,發職工工資都很困難,尖端人才留不住,而且稍有不慎就容易引發群體事件。有些人提議,要不就讓馬尾船廠走破產的道路。我堅決不同意,像這樣的百年老廠,如果在我們手中破產了,那我們就是千古罪人。

采訪組:的確,馬尾船廠是福建的重要名片,不能輕言破產。那么,習近平同志是如何支持馬尾船廠發展的?

謝作民:習書記到省里工作以后,曾多次到馬尾船廠考察和指導工作。

1997年4月6日是他第一次到馬尾船廠調研。當時,福州市要修一條江濱大道,有一段想取道馬尾船廠的廠區,橫穿船廠,如果這樣就嚴重影響了船廠的生產布局。當習書記了解到這些情況,他認為江濱大道從船廠穿過確實不合適,但也不能因此不發展公路,于是就提出采用高架橋的方式,從船廠上空通過。建設雖然給船廠帶來一些不便,但并沒有影響正常生產。

2001年5月15日,習書記已經擔任福建省省長,在省市兩級領導的陪同下到馬尾船廠調研。他先登上3.5萬噸船臺,仔細察看了正在建造的一號、二號700箱集裝箱船生產情況,又驅車到碼頭,察看正在舾裝施工的兩艘1.76萬噸輪,向正在繁忙生產的工人們問候和致意。

在接下來的匯報會上,我向他匯報了省船舶工業的發展狀況,也講了馬尾船廠遇到的困難,希望省政府能夠給予扶持幫助。習書記在會上給我們打氣,肯定了我們這些年的發展成績,特別是贊揚了領導班子和工人的精神狀態。他也開誠布公地講,省政府在全國的經濟結構調整中,有意把造船工業的調整作為推動發展的一個重點。

習書記針對造船企業的資本金注入、貸款擔保和對創匯企業的技改貼息問題,一一作了政策性闡述。他表示,今后省里在財政資金安排上,將繼續對馬尾船廠安排適當的投入。同時希望馬尾船廠要開辟多元化投資渠道,多方面融資,甚至可以嘗試走合資辦企業的路子。他鮮明提出,馬尾船廠要搞債轉股,要先甩掉負擔,才能輕松上陣,再創輝煌。幾經聯系,福建華融集團出資9925萬元,占41.29%股份,馬尾船廠以固定資產入股,評估為1.34億元,占55.79%股份,剩余股份由其他3家企業出資。同年12月21日,馬尾船廠成功實現改制,12月23日正式掛牌運營。

從那以后,馬尾船廠重新煥發生機。銀行貸款順暢了,流失的人才也回來了,大家都對發展前景充滿希望。我們也開始積極到國際市場尋找商機,漸漸有了來自丹麥、德國的訂單。多的時候,單從一個德國客戶手里就陸續接了26艘輪船的訂單。像馬尾船廠這樣的情況,當時要是一年能生產3到4艘船,全廠的費用就能很好解決,如果能生產7到8艘船,那就過得相當不錯了。因為造船設施是固定的,生產的多,相對來說管理費用自然就少了,利潤也就高了。債轉股之前我們一年也就生產二三艘船,改制以后,我們兩個船臺一年就能生產七八艘船。負擔減少了,資金活起來了,工人積極性也越來越高,整個福建省的船舶工業也因此走出低谷,得到振興。

采訪組:除了馬尾船廠,習近平同志對船舶集團發展還給予了哪些支持?

謝作民:習書記對福建船舶工業發展的支持是全方面的,不僅給予了資金支持,而且提出了許多至關重要的發展思路。

在他主導下,省里每年無償劃撥2000萬元給船舶集團公司作為資本金投入,在技術研發和升級中發揮了重要作用。省里全力支持我們參加國際性的海事會,一方面增長見識,另一方面在國際市場中尋找商機,拓寬發展渠道。

2001年6月23日晚上10點多鐘,臺風“飛燕”在福州登陸,把馬尾船廠停靠在碼頭上的兩艘1.76萬噸級船舶的纜繩刮斷了,船產生移位,擱淺在附近的江畔。當晚我和船舶集團的幾個同志剛好在廈門船廠,得到消息立刻往回趕,凌晨4點鐘才到達馬尾。不久后,省海事局領導就趕到馬尾,這是習書記專門給他們打了電話。他也專門打電話給我,對船廠的損失情況十分關心。當時天還沒亮,他的一通電話讓我們非常感動。

還有一件很重要的事,就是2000年4月25日,習書記到廈門船廠調研指導。聽了我們的匯報后,他非常滿意地說,廈門船廠造船能力達到了國際水平,接單能力也有所提高,三年完成了異地搬遷,實現了從建造千噸輪向萬噸輪的跨越,創造了我國造船建設史上的奇跡。

他接著說,發展船舶工業符合國家產業政策導向,我省船舶工業已經有了很好基礎,要在調整產業結構中考慮如何進一步扶持。政府資金可以支持一些,計委、財政、經貿委也要爭取從技術改造、結構調整等資金中給予支持。但是,政府的錢只是杯水車薪,根本出路在于改制。現在企業有前景,相信會有人愿意參股,解決投資主體多元化問題。

習書記的一番話給了我們很大鼓舞,也為我們指明了方向。我們先后找了閩東電力公司、廈門建發公司、重慶鋼鐵廠等企業,共同參與改制。由于資金缺口很大。習書記了解以后,幫助我們專門給寧德領導打電話,看閩東電力能否出資。沒想到聯系之后,閩東電力很“給力”,同意入股8000萬元,占股份32%,加上建發出資5000萬元,占20%,加上重鋼以及一家民營企業均出資500萬元,各占2%,剩下的由船舶集團以廈門船廠自身資產評估1.1億元入股,占44%,一共籌措2.5億元,于2002年3月28日成功實現改制。我們深知,沒有習書記的關心指導,就沒有廈門船廠后來的發展,更沒有船舶集團的發展。

采訪組:看到福建船舶工業的發展變化,習近平同志作出了怎樣的評價?

謝作民:習書記沒有與我系統地談過這方面內容,但我能感受到,他對船舶工業、對馬尾、對福建造船行業的關心和厚愛。

我記得2002年6月的一個星期日,馬尾船廠有一艘出口德國的700箱集裝箱船即將交付使用,我專門邀請他過來看看。他一聽,欣然答應。一早,習書記輕車簡從,只帶著秘書來到馬尾船廠,還特意讓我不要告訴宣傳部門。他看得非常仔細,從底艙看到駕駛室,走到船長居住間時還連連贊嘆,說這里就像五星級酒店一樣,非常高興。他問得很仔細,造船用料怎么樣,國產占比有多少,等等。我說主要的設備以及導航系統都還是靠進口。他語重心長地說,我們的造船工業要想真正發展好,還是要把重心放在提高技術水平上,不要總干“苦力活兒”,要著眼高精尖,解決國產化,掌握主動權。我想,對一個行業最大的關心,莫不是幫助它從根源上找到癥結,提出對癥下藥的良方。習書記就是用這樣的方式來關愛我們的。

我們也能感受到,習書記把船廠當成福建的一種驕傲,非常樂于向外推介。有兩次,寧夏和江西的領導來福建學習考察,習書記還專門陪同他們到馬尾船廠來,向他們介紹船廠的發展歷史。

采訪組:我們還想再問一個問題,從您與習近平同志交往的這些年看,您認為他給您影響最深的是什么?

謝作民:你們談到這個問題,我很感慨。我先講一個小故事吧。我在寧德小市當書記的時候,世界知名良港三都澳就在我們這個市,當時討論得沸沸揚揚的三都澳開發的事情就在我的任上。我們要開放,要發展,當時很多人就把三都澳港和荷蘭鹿特丹港相比,認為我們的自然條件比如水深、港闊等方面都比荷蘭鹿特丹港強,只講自然條件,沒講基礎設施和其他條件。為此,我還專門請了專家過來“把脈”,其中有個專家實地看過之后,笑了笑,問我:你去過荷蘭鹿特丹港嗎?我說我沒去過。我聽出來他的話里有一絲嘲諷的意味,當時心里還有些不服氣。可后來,我到省船舶集團工作,有機會出國談業務,有一次真的到了鹿特丹港口,現實給了我很大的打擊:我們的三都澳怎么能跟人家的港口相比?!鹿特丹的港口,地理位置優越,吊車林立,鐵路、公路、航空四通八達。可我們的三都澳,空有長長的海岸線,什么交通都不通、配套也沒有,怎么能一下子就開發了呢?

這些事給我的教訓很深,我也越發覺得習近平總書記上世紀80年代在寧德任職時就提出“滴水穿石”的精神,是多么的務實和深刻!我們都能體會,他有一份雄心壯志,也恨不得閩東能迅速擺脫貧困。但他也非常冷靜地認識到,我們不可能一下子抱上“金娃娃”,必須要一步一個腳印地走下去,最終才能成事。我記得2010年9月,他回到寧德,專門和寧德的領導和老同志相見,又談起當年閩東人的三大夢想,雖然當時不能實現,但一任接著一任干到今天,寧德建市、溫福鐵路都實現了,三都澳也在開發之中。這就是“滴水穿石”的力量。這是習書記留給我們閩東人最寶貴的精神財富。

 

為你推薦

鄺仁彥:倫敦海事仲裁員協會何以獨樹一幟

鄺仁彥:倫敦海事仲裁員協會何以獨樹一幟

Ian Gaunt(鄺仁彥),現任倫敦海事仲裁員協會主席(London Maritime Arbitrators Association,LMAA)。他曾任職于國際知名的嘉年華郵輪公司,負責造船項目的商業與法律事務,2008年成為LMAA專職仲裁員。...
2019-06-12 08:52:00

謝德華:拆船市場“大變局”企業路在何方?

謝德華:拆船市場“大變局”企業路在何方?

進入2019年以后,中國拆船協會先后到江蘇、福建、廣東等地會員企業調研,在貴州省遵義市召開了五屆五次理事會會議,還走訪了兄弟協會、航運企業和船東,結合國家海洋戰略和“海上絲綢”之路建設的要求,深入了解進口固體廢物管理體制改革與相關市場變化后...
2019-06-11 22:10:44

施索仁:不要被特朗普推文嚇住

施索仁:不要被特朗普推文嚇住

馬士基集團近日公布今年一季度財報,第一季凈虧損6 59億美元,遠低于去年同期的27 3億美元凈利,也低于分析師預估。馬士基警告,貿易形勢緊張將使全球集裝箱運量增長率下降。...
2019-06-09 09:57:00

挪用1.8億!舜天船舶兩高層被重判

挪用1.8億!舜天船舶兩高層被重判

近日,裁判文書網公布了舜天船舶原董事長王軍民與原副總經理曹春華的二審刑事裁定書。王軍民因挪用公款、受賄及國有公司人員濫用職權等罪名被判18年;曹春華則因挪用公款罪被判8年。舜天船舶成立于2003年,2007年變更為股份制公司。其中,舜天集團占股36%,子公司舜天機械占...
2019-06-05 08:53:55

許立榮:從水手到世界最大航運集團老總

許立榮:從水手到世界最大航運集團老總

“今年是新中國成立70周年。中國遠洋海運集團從一窮二白,成長為目前世界上最大的航運企業。航運事業孕育出的海運文化,成為滋養強國夢...
2019-06-03 08:20:52

Charlie Hockless:海工市場供需平衡需要“組合拳”

Charlie Hockless:海工市場供需平衡需要“組合拳”

進入2019年以來,全球海工市場風向似有向好趨勢。對此,一些專家也紛紛發表自己的觀點。前不久,本刊記者專訪了VesselsValue亞洲總部(新加坡)總經理Charlie Hockless,他的獨到見...
2019-05-30 08:21:37

胡問鳴:加快推進內部整合重組工作

胡問鳴:加快推進內部整合重組工作

5月26日,中船重工黨組書記、董事長胡問鳴到大船集團所屬企業山船重工現場檢查指導船廠整合工作。胡問鳴強調,船舶產能整合重組是集團深化供給側改革去產能的重要舉措,...
2019-05-28 15:31:33

任元林:財富應該用于社會最需要的地方

任元林:財富應該用于社會最需要的地方

“錦繡江蘇,我們春天相約。”第二屆江蘇發展大會暨首屆全球蘇商大會于2019年5月20日在南京舉辦。江蘇揚子江船業集團公司(簡稱“揚子江船業”)董事長任元林作為參會嘉賓并受新華日報財經客戶端采訪,...
2019-05-23 16:04:50

工信部裝備工業司司長李東“落馬”

工信部裝備工業司司長李東“落馬”

5月21日,中央紀委國家監委駐工業和信息化部紀檢監察組發布消息,工業和信息化部裝備工業司司長李東涉嫌嚴重違紀違法,目前正接受中央紀委國家監委駐工業和信息...
2019-05-22 11:12:12

姜文吉:大船集團船舶建造的診脈師

姜文吉:大船集團船舶建造的診脈師

1981年夏天,姜文吉邁入大連船舶重工集團有限公司,在探傷的崗位上工作至今。經過近40年的磨練,他已成為無損檢測行業中有名的專家。作為大船集團質量部業務...
2019-05-22 08:24:33

硫排放
壓載水處理系統產品選型
發電機及發電機組產品選型
船配商城
    中华彩票网福彩开奖号